•  

    勇掏熊洞

    發布者:Naixin 來源: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: 發布時間:2021-07-29 09:45:37

    第二天,當莫日根特領我去扒樺樹皮時,我們更服氣了。只見用獵刀割了的樺樹皮都從樹干上翹了起來,只要用手一拽,就是一大張,特別柔,不那么脆。莫日根特將樺樹皮分成三捆,我身上馱兩捆小的,他背一捆大的,把樺樹皮運了回去。烏力音巴圖用柳木和樺木做骨架,用樺樹皮做了一個兩頭尖尖的樺皮船,還做了樺皮碗、樺皮桶等生活用具。莫日根特學會了做樺皮盒的手藝,又用樺樹皮給小鳥做了很多窩,吊在上邊的洞壁上,讓小鳥居住。

    不長時間,我們住的洞里就聽到了通天洞口鳥巢里小鳥的叫聲。有時還可以看到它們從巢里探出了頭,張開黃嘴丫,“喳喳”叫著要食吃。令人不快的是,晚上,山洞里常聽到“咕嚕、咕嚕”,像雞鳴一樣的蛇叫聲。為防止它偷吃小鳥,莫日根特常常夜間起來,拿著樹枝去趕蛇。

    夜間,還常聽到像孩子哭一樣的狼嚎聲。有時這聲音越來越近,好像要鉆進洞來,嚇得我身上的毛全立了起來。山里熊蹲完了倉,出洞以后更是討厭。有一只熊鉆進了我們的山洞,把我們留的肉全給吃光了,還把樺皮桶和狍皮被給扔得到處都是。烏力音巴圖領我們從外邊回來后,看到這情景簡直氣壞了。他大聲吼著:“我們一定要抓幾只熊崽,殺幾頭熊,吃它的肉,喝它的血。”

    一天早上,烏力音巴圖真的領我們去掏熊崽。掏熊崽可不是鬧著玩的,弄不好被大熊發現了,是要拼命的??吹街魅藳Q心很大,我的膽子也壯起來。

    烏力音巴圖和莫日根特一人扛了一根削尖了的松木桿,還帶上了預先搓好的狍筋繩子。烏力音巴圖邊走邊叮嚀莫日根特:“到那兒一定要聽我的,不能自己亂來,聽見了沒有?”

    莫日根特現出了興奮的神情,很嚴肅地繃著臉回答:“知道了。”

    烏力音巴圖領我們去找熊洞,我自然是跑在前邊。只要嗅到熊的氣味,就可以順利地找到洞穴。

    夏日的天氣,樹林里密不透風,悶熱悶熱的,像四處都點燃著篝火在烘烤。莫日根特爺倆干脆脫成了光膀子,后來莫日根特把褲子也脫了下來,光著身子在林子里走。遇到荊棘灌木,他們只好繞著走。即使是這樣,他們的身上還是刮了一道道血印。我不怕這些,但這股熱勁也夠我受的了。我在前面邊跑,邊伸出了舌頭哈哈直喘,更惱人的是那瞎蒙、小咬成群結隊地撲向我們,叮得渾身是疙瘩。莫日根特全不在乎這些,連蹦帶跳地在林子里亂跑,真像個小馬鹿。

    我們在林子里走著走著,我忽然嗅到了一股熊的氣味,既高興,又害怕。高興的是如果能遇到熊洞就太好了,害怕的是如果碰到大狗熊可怎么辦呢?我的心“嘭嘭”跳著循味找去,熊那汗泥似的氣味越來越濃了。我放慢了腳步悄悄地往前摸索。我忽然發現,在一棵被雷擊折、黑黑的老松樹下,有一個黑黑的圓洞。不容多想,我急忙跑到主人跟前報告。

    烏力音巴圖急忙跟著我來到洞口,莫日根特貓著腰就想鉆進去,烏力音巴圖一伸手把他拽到身后,吼道:“不要命了,我跟你說什么來著!”

    烏力音巴圖把木桿伸進洞里,捅了幾下,不見動靜,又使勁捅了幾下,里邊傳出了“嗥嗥”的熊仔叫聲。烏力音巴圖低聲說:“可能大熊不在洞里,如果在,它肯定要沖出來。”

    “爸爸,怎么把熊仔弄出來?”莫日根特著急地問。

    烏力音巴圖不慌不忙地說:“先別急,讓貝特先進去探探再說。”他回過頭招呼我,“貝特,快,進去。”

    我聽到命令,不敢怠慢,慌忙鉆進洞去。

    洞里很黑,多虧我有一雙發光的眼睛,能看清洞里的一切。這個洞還挺大,里邊鋪著撕亂了的狍、鹿之類的毛,還有一些獸骨棒。兩只小熊仔抱在一起,望著我呲著牙。我用鼻子嗅了嗅它們那毛茸茸的身子,又在洞里轉了一圈,便走出了洞口。

    烏力音巴圖摸了摸我的頭,笑著對莫日根特說:“大熊不在洞里,我們得趕快進洞把熊仔掏出來,大熊回來就麻煩了。你在外邊看著點,我進去。”

    烏力音巴圖急忙把熊仔抱在懷里說:“快走,大熊回來就不好辦了。”

    莫日根特從洞里鉆出來,抹著臉上的汗,他的臉上、身上已沾滿了泥土,像個小黑孩。他急忙拎起衣褲,扛著木桿,跟在了爸爸的后面,邊走邊捅小熊的頭。(浬鎏洋)

    《走進大興安嶺野生動物王國》連載之十二


    女尿合集freehd,午夜a片无码1000集免费看,BBBBBXXXXX精品,北京老熟女人HD